励志视频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励志视频网 首页 励志文章 名人文章 查看内容

冯仑语录:80后是独唱团 想当爷得先当孙子

2011-8-5 20:07| 发布者: message888| 查看: 1728| 评论: 0

伟大和折腾,我总提到这两个词。有些人质疑,一方面我说“伟大是熬出来的”,另一方面又说自己在工作喜欢“折腾”,一个是比较主动的概念,一个是比较被动的概念,感觉有些冲突。

折腾跟熬,确实前者是主动去做,后者是被动去挨,但其实这两者并不冲突,而是两个角度上的问题。

折腾,我们翻译成书面语言叫奋斗,这是追求;熬,是在奋斗过程中遇到一些曲折的时候必须采取的人生态度,用“熬”这个字,更形象、强化地表达了内心的一种纠结,被迫无奈这样一种复杂的状态。

在奋斗中遇到挫折必须要熬。为什么要熬呢?人生有时候前进不得倒退不得,就待在那儿。比如在你遇到特别纠结困难的时候,像还不起钱,别人就来要账,出什么招的都有,比如说带着孕妇来,吐在你那折腾你,你必须得熬。但是你要告诉他们你肯定会还钱的决心。我们遇到那样的阶段,就总跟合作伙伴讲,我们现在不是态度问题是能力问题,我们是有诚意的,但是目前的确没能力。后来还有来要账的,最后到一些不是太有灯光的地方,然后非得要我们把个人账户给他们看,看到底是能力问题还是态度问题。像这类事情过去十几年经常遇到,我们必须要挣扎、忍耐着面对并正确地处理。

因此“熬”是直面问题,我们不是直面惨淡的人生,而是要直面问题,我特别烦那种装孙子的状态。我总在讲,如果有一个问题,去解决它,最坏还剩半个问题,没解决完;如果躲就变成两个问题了。比如说我们欠钱,如果你躲,他们会说这个孙子跑了,又成两个问题了。

我就是一直抱着这样的心态熬的,什么问题出现我都迎着上,让它变成半个问题,如果有能力再进一步处理一下,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这就像爬山,熬过艰难的攀登过程,到山顶一看,天高云淡,神清气爽。你只有经历了前面的过程才能真正体会到后面的愉悦。

另一方面,“熬”强调的是一个时间过程。在《野蛮生长》里我说过,决定伟大的有两个最根本的力量,时间就是其中之一,时间的长短决定着事情或人的价值,决定着能否成为伟大。例如,我端杯子喝水是正常行为,连喝50个小时叫行为艺术,如果我这动作保持5000小时,就成了雕塑。从这个角度来说,伟大就是靠时间磨出来的。阿拉法特做了45年首领,国家还没有建立,但45年的坚持已经成为一个成就,一个传奇。所以当你要做一件你希望它伟大的事情时,首先要考虑你准备花多少时间。如果是一年,绝对不可能伟大,20年则有机会。这么长时间怎么过?不可能一直顺风顺水,肯定要熬。

要想当爷得先当孙子

美丽的蝴蝶被人关注,是因为熬过了黑暗的独处。说伟大是熬过来的,还包括你必须熬过自己不为人重视的阶段。

从中央党校任教开始,到现在做万通公司,我经历了一个很大的变化,由原来把自己当成个东西,变成最后不把自己当个东西。我上学的时候,22岁读硕士,24岁毕业,25岁进机关当讲师,一路都很顺利。那个时候在中央机关虽然是 “庙大神小”,但哪怕你是办事员,只要是中央机关的,到地方都会有好多人捧你,感觉像个爷。后来做生意整个倒过来了,即使是再小的客户我们都得好好为人家服务,感觉像孙子。我们一群朋友聚在一块经常开玩笑,我问爷好、好还是孙子好,所有人都说爷好,我说爷是从孙子来的,要想当爷得先当孙子。

就拿求人这件事来说,用爷的范儿求人肯定没戏,就得用孙子的卑微。当然,中国的知识分子一般来说对这事特有抵触心理,觉得特别扭,我也是。但我有不一样的观察角度,经常把自己当演员,也当观众,有时候站在观众的角度看就不那么别扭了。求人是非常考验和摧残你自信心的一件事,甚至有时候让你把自尊扔地下,像《手机》那个电影说要把脸扔地下一样。人有三个不舒服的姿势:趴着、蹲着、跪着,这三种姿势都可能会遇到,创业的时候想站着很难,更多的时候是趴着,这是我心态上最大的挑战。现在我有时候说话特别直率,我觉得特别有劲,男人办事要到位,就要干净、利索、爽脆,不要搞得复杂,云里雾里半天不知所云。

人生就像手风琴,要先被生活和环境给你压缩到零,再从零拉舒展起来才能奏出动听的旋律。远东集团蒋总当初为了谈生意,提了两条甲鱼去贷款,结果被人赶了出来。每个人在步入社会的初期或创业初期,求人这一段都是特别曲折和伤感的故事。当你还是一条小青虫的时候,别说求人,就是你想找有名望或有身份的人交流探讨想法都很困难,即使是毛泽东也不例外。

当年,毛泽东寄居在岳父家中,在北大图书馆做管理员,胡适是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有一次,两人相遇,毛泽东在胡适面前慷慨激昂地说了一番自己的见解,结果胡适说:“你说得很有激情,但是我听不懂。”因为毛泽东说的是湖南话。还有一次,胡适去杨昌济家吃饭,毛泽东也在,胡适却以为他是杨昌济请来的伙计,这令毛泽东大受打击。

伟人毛泽东年轻时都难免遇此尴尬,我们还有什么面子抹不下来的呢?

痛苦终会转化为营养

熬的过程很痛苦,但痛苦是男人必须经历的东西,而且男人还被赋予了四种优秀品质来度过这段痛苦的煎熬。这四个优秀品质,一个叫毅力,一个叫勇敢,一个叫包容,一个叫智慧。

什么叫毅力?别人认为痛苦的时候、看不见光明的时候,你看见了黑暗尽头的光明。

什么叫勇敢?当你勇敢的时候会奋不顾身,会做出超出常人的举动。共产党说敢于胜利,我心想胜利这件事谁不敢,后来发现前面有一句话是勇于牺牲,你只能勇于牺牲才能敢于胜利。

什么叫包容?把所有的是非恩怨搁你肚子里消化。

什么叫智慧?不随波逐流,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层面。

这些品质都不是朝夕能成的,需要不断磨砺。

美国有一个军校的口号很有意思:给我一个男孩,还你一个男子汉。我看过他们的培训,男孩在军校里不断被摧残,不断进行超乎常人毅力的训练。我相信,这样的男人,当他30岁、40岁的时候,经历的苦难和对人生的咀嚼,对是非世界的看法累加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浓度够了,自然会显现出宽容、从容、淡定和智慧。

当然,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可能会经历很多痛苦。但只要你有理想,今天所有的痛苦都会转化为营养,如果你没有理想,就像前面讲到的隧道尽头光明消失的时候,你所有的痛苦会转化为恐惧。痛苦能不能转化为营养,看你能不能迎接痛苦,是恐惧中转头逃跑,还是转化为追求功利的小目标迎接痛苦。如果是有理想的,痛苦之后可以让你变成真正的男子汉;如果你没有理想,会继续痛苦下去,灰暗下去。

创业要做好牺牲的准备

创业就是折腾。如果你选择创业,你就选择了折腾这种生活方式。折腾谁?首当其冲的肯定是自己:生活与工作界限模糊、领域重复,当孙子、赔笑脸、跑折腿,不断地把自己放卑微……这个过程中(尤其是前期),你能照顾得了谁?不把家人牵扯进去就已经很不错了。因此,一旦确定要走上创业的路,必须做好牺牲的准备。

你得牺牲房子,钱都用到创业上了;你得牺牲稳定的生活,创业有风险,没有百分百的成功;你得牺牲跟家人相处的时间,在中国,创业初期能够像欧美的那些商人一样,那么准点地照顾家庭、照顾身边的孩子、照顾老人,基本上很难——这需要在一个法制健全和未来时间都很确定的情况下才可以做到。创业者大量的时间是面对不确定性,不确定的情况下你要花很多时间去摆平这些事;你还得牺牲面子、尊严,以前不屑做的,现在不做不行,创业做老板并不是件很爽的事,许多人都得罪不起,许多事都难以处理,许多委屈都需要你自己来承受。

我有一次跟我母亲说,我现在除了我儿子谁都不能得罪,老太太听了,眼泪一下就出来了,她觉得我在外边受了特别大的委屈。事实也是这样,你除了委屈自己不能委屈别人,如果委屈别人会让你更委屈,所以只能委屈自己。在生活当中,你要创业,最重要的是开始要做好牺牲的准备,牺牲到所有人包括自己,有了这个准备再去创业。

我们开始创业的时候,我在地铺上睡了11年。我当时给自己定了个目标,过去卧薪尝胆,我跟自己说如果我折腾不起来我就不睡到床上去,意外发现睡在地上有很多好处。那个时候都是座机电话不怕掉地上,什么东西都扔地上,人就特别知道你所处的位置,你就这么低,别人看到你这姿态也没有什么可讲的。有一个债权人是我的领导,我带他看我住的地方,他看完以后说:“我相信你能成功,另外你是个好人,没有拿着别人的钱不还,然后去消耗、消费、奢侈。”这些牺牲的心理准备非常重要。当你开始创业的时候,至少前三年你得有做孙子的准备,否则你很难在万人之中冒出来。

当然,如果你成功了,那就有机会把自己跟家人牺牲的东西慢慢补回来,如果失败了或者还没有成功,那就必须得继续熬。

伟大是管理自己,不是领导别人

有些人说创业伟大,因为他能领导别人。这其实又是一种想当然的错误理解,伟大不是体现在领导别人上,而是体现在管理自己上。这方面,王石是我见过的人中做得最好的。

王石喜欢运动,我也经常跟王石出去玩,包括爬山。王石从四十七八岁开始爬山,用了大约5年时间就完成了“7+2”(七大高峰和南极点、北极点),能创造这样一个不俗的纪录,他靠的就是严格的自我管理。

同样是爬山,我发现,王石跟我们的行动很不一样,最大的区别就是他能管得住自己。每次爬山前他都非常认真地做准备工作,比如涂防晒油,要求两层,他一定会涂两层,而且涂得特别厚。爬山过程中,在作息上,我们很不规律,累的时候早早就睡了,聊得高兴的时候可能要八九点才睡。他不一样,说几点进帐篷,到点肯定进帐篷,无论聊得多高兴,因为他要保证足够的休息时间,不然第二天体力不够,可能爬不了。爬山时吃的食物是个问题,我们觉得不好吃时宁愿挨饿,他不管多难吃都强迫自己往下咽,为的是摄取足够能量,保持体力。珠峰爬到7000多米的时候,许多人都兴高采烈地看风景,他不管别人怎么夸,都克制自己不出帐篷,因为动一次能量就损耗一次。他对自己的这些严格要求在8000米以后体现出效果了。当时跟他一起爬的还有另一个朋友大刘,大刘属于兴奋型的,8000米以下时在电视直播里看到的都是大刘的镜头,结果太放纵了,没有管理好自己,到8000米没劲儿了,体力不行了,恐惧了,开始打退堂鼓。作为一个业余运动员,王石能够顺利登顶,管理自己的能力是功不可没的。

所谓管理自己其实就是自律,是人的一种重要的品质,同时也是最容易被人忽略的。很多企业的领导者管理做得很好,但在自律上不太注重,很多都是放纵自己,放纵自己的欲望,结果战略上多样化、组织系统等都受到影响,甚至因此失败。在万科则不同,公司里王石的朋友、战友一个没有。曾经有一个原来一起做生意的朋友,在北京拿了个批文,想让王石做,但王石已经决定公司不做这种业务了,这个人最后竟然给王石跪下,说就这么一次。都是男子汉,都是“老江湖”,到了这个地步,王石还是坚决不做,由此可见他坚持原则到什么程度。

同样坚持原则的还有柳传志。我们十三四个企业界朋友组成了一个小团体,十几年来,每年“五一”,这些老男人都会找个地方玩一周。那次我们一起在新西兰南岛度假,头一天老柳在车上宣布:“大家都别迟到,如果有人迟到我就翻脸,一天不理你。”结果第二天有一个人迟到,他马上就翻脸,说:“我今天不理你,你别和我说话。”大家全傻了,他当真一天不和迟到那人说话。那天以后,再也没人迟到了。

因此,我认为,伟大就是管理自己。过去,我们老以为伟大是领导别人,这完全是错的。当你不能管理自己的时候,你便失去了领导别人的所有资格和能力。当一个人走向伟大的时候,首先要把自己管理好,管理好自己的金钱,管理好自己周边的人脉、社会关系,管理好自己的行为。你管理好了自己,自律了,守法了,很多类似的美德就有了。同时,把自己管理好了,在组织中成为最好的成员,才取得了领导的资格。如果其他成员自律性不强,而你是最好的成员,所以大家会信任你,大家才敢把命运寄托给你——一个首先能管理好自己的人身上。比如你不占便宜,大家就会相信把钱交给你管理是合适的。还以王石为例,他说不炒自己的股票真就不炒,他承诺的事大家都会相信,因为这是他的美德。所以伟大首先在于管理自己,而不是领导别人。

和伟大的人在一起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判断一个人怎样,先看他的朋友是谁。决定伟大的两个因素,除了前面提到的时间外,另一个就是看跟谁在一起。

有些人说我先跟伟大的人在一起,受一下熏陶,但很快他们就发现,这个机会是很渺茫的。我从小就喜欢学先进,在小学、中学、大学都爱给中国最牛叉的人写信——那个时候没别的办法联络这些人,只好写信。“文革”期间,我也写过很多信,包括给当时很出名的黄帅都写过。大部分人都不理我,只收到了为数不多的答复。北大有一个教授,学世界史的,我写了一篇关于国际关系的论文,这个教授给我写了一页纸特别鼓励我,这封信不长,但我拿在手里反复看了很久,包括读硕士期间依然不断翻阅这封信,以此激励自己努力去想一些问题。正因为有这样的经历,我非常能理解想跟伟大或成功人物在一起的想法。

通过办《风马牛》,我认识了一位朋友,他当时从外地来北京,希望在创业的路上多拜访一些人,包括中国知名企业的成功企业家,但因为行程、工作以及很多其他原因,他很难见到他们。有一次他堵到我门口一定要见我,我跟他聊了一会儿。当了解到他被拒绝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一个创业者不被大家接纳、得不到帮助的苦闷。其实哪怕三分钟,两三句话的鼓励,或许就能改变他的未来。所以我告诉他:你要有机会再见什么人,如果我认识,我帮你介绍。后来,当他站在俞敏洪门口进不去的时候,向我发短信求助,我就跟老俞说这个人是我的朋友。老俞接见了他,虽然也只聊了很短的时间,但给了他很多鼓励。这给了他很大信心,他的创业活动也因此被鼓励,一直到现在他仍然在坚持,在努力。

我开始自己创业以后,也见过很多人。我意外地发现,从他们接待的方式就能看出他们的未来:凡是趾高气扬地教育我的人,后来发展或结局都不太好;凡是特别谦逊、认真地给我们讲、跟我们交流的,发展都很不错,更有成为现今名人的,例如柳传志跟王石。

见柳传志的时候,他说以后不光我自己来,还欢迎我带团队来,后来更是把他们团队的人带到我们这儿来交流,他说你们横空出世,所以要听你们讲。从那之后我和柳总有交流,过一段时间我会去听他管理上的想法。

王石也是,第一次见面没有大吃大喝,坐在那儿侃了一上午,没请我们吃饭,而且第一次见面他老说我们理想主义,说得我们心里不太舒服,有点不服。后来过了两年,又见面,还在谈的时候慢慢我们听进去了,后来把多元化的事情集中在房地产做专业化,在六七年前很认真地写了篇文章《学习万科好榜样》,把柳传志和王石变成我的偶像。有些东西很有意思,凡是真正值得你未来交流和互相得到启发的,恰好都是这类人。

二、80后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

80后是独唱团

我把80后称为独唱团。

第一,独是指独立的个性。这个方面非常重要,独立的个性对于旧体制是批判性的进步。旧体制有大我没有小我,现在有小我,淡化大我,有了个性的进步,前提是个人利益被固定下来了。过去为什么有大我没有小我?因为利益上大家是绝对平均的,所以你就不可能有独立的利益,当然不可能有独立的自我,也不可能有独立的专业,独立的判断,什么都不能独立。所以独唱团首先是独,80后的人很独立,也有独立的机会,这个机会在中国近200年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这是80后的幸运。因为你独立才能创业,你才能住中国,住美国,想睡觉就睡觉,想上班就上班,这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个是唱,就是表达,这是80后包括90后最大的特点。90后有很多的豪言壮语,比较流行的一句话叫做“不要代表,只要表达”。我们这代就比较孙子,被代表习惯了,只要代表不敢表达,今天的80后90后就是要表达。人人能够自由地表达,这是一个社会的进步,你们敢于表达这是创造的开始。一个人能不能创造,其实就是表达不表达,永远不表达的人一点创造力也没有,能创造的人会表达。所以第二个特点是在独立基础上的自我表达。表达的形式非常多样,你可以画个漫画,做动漫也可以,发短信也可以,跳街舞都可以,去酒吧喝酒喝醉也是表达。以前我们就是写信表达,偷偷写个信给组织,写个思想汇报就这点表达,所以就是当惯了孙子从来不知道自己怎么表达。正是因为这样,所以领导错了不觉得错了,因为别人不表达。表达有两种,一种是赞赏,一种是批评,批判是社会进步的动力,赞扬也是社会进步的一个动力,这两个东西都很重要。有表达,社会才会进步,我们老不表达,只会做孙子,不愿意表达,老让别人代表我们,这样的话就纵容了一些错误,社会进步就被延迟了。

第三,80后还是个团,虽然各自独立表达,但是社会整体的价值取向是进取的、健康的。每个人独唱,但是合到一起是个团体,这叫中国一代人都在进步。举一个例子,马云也说,觉得现在社会最好的是80后、90后、00后这样一种独唱团的精神能不断传承下去,中国社会再建立很好的法制,保护这样一种独立言论、独立创业的精神,中国改革的终极目标正像温家宝讲的政治体制改革才能实现。

曾经有一个事,2010年高考考到国际名校的小孩们在北京开了个论坛,他们都是90后。他们让我找马云,讨论的就是这个团的问题,就是整体的价值观和怎么样推动中国发展得更好。这个提议很好,一点不比他们的父辈差,我们这一圈人说的全是不着调的事。实践证明了,前30年说了很多的宏观理想、宏观的东西,都阻碍了中国经济发展,这些空洞的没有实际意义的理想千万不要有,越少越好。我们要的是切实地在法治基础上推动公民独立创业、独立表达的整体性的进步。现在这个在90后身上都有的,创业成功的80后也很多,他们每一个成功的个体都反映了80后的整体精神状态,中国才可爱,中国才有更好的未来,世界才能接受这样的中国。

独、唱、团,这三个字组成的词很好,既是80后群体的总称,也是80后优势所在,这就是他们的核心竞争力。

唱自己的歌,让别人说去吧

有人说80后太独了,自私、只考虑自己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唱的表达方式太过于自我,太过于张扬。我觉得不用担心,只要是在法律范围内容许的,就可以接受。你要用道德来讲没法讨论,道德是永远正确的废话。所以只要不犯法,在法律范围内,他强调自己的利益,捍卫自己的利益,无可厚非。比如说跟人打官司,为了十块钱敢花一百块钱打官司,我感觉挺好,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放弃,这样的话,每个人都按照法律给你的权利来捍卫自己的利益,我们政府才能知道公民利益的边界在哪里,才知道公权力的范围在哪里;如果都放弃了,政府就随便摧残你,那么公权力没有边界了。只有私权力边界越来越清晰,我们才能定位公权力的边界,所以只要不犯法,你怎么都不能叫自私,这叫捍卫公民的权利。

唱这个事就更热闹了,只要言论自由不违法,大家都应该欢迎他们表达,每一个人都出来表达,这个社会才能化解很多原来认为很重要的事。过去我们都不表达,突然一件事出来了就是大事,古人一直讲“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如果把言论防得像防大水和泥石流一样,不进行疏导,可能某一天一下子就爆发了。现在出现一种现象,天天都这样说,说得热闹,最后以至于好像谁说什么都不重要了。这就好比大家都不说的时候,一个人出一点声,所有眼神都看着他;大家都在说的时候,谁都不会理睬你,这个时候每个人都很丰富,很轻松,因为大家都在说。所以言论的自由表达只要他不违法,实际上可以化解社会很多小矛盾,而且给大的危机提供了一个预警,这对社会很好。

我们以前不可能容忍凤姐,这样一个“研究社会科学知识”的人研究的居然是《知音》。要在过去的话,首先说是神经病,得收拾了,现在说挺好玩,大家拿她娱乐,一开心最后我们一笑,又丰富了我们的生活。我们知道确实有这么认真的女子,这么执著地找对象,还不通过《非诚勿扰》,只是用这么低成本的方法,她表达出来有什么不好。现在有各种“哥”,各种“门”,我都记不过来了。实际上现在没有以前乱,现在不管怎么说我们没有饿死人,70年以前大家按一个方法来说都很好,饿死好多人,你说好还是不好?现在我们在网上甚至调侃一些领导人,但领导人也没有下台,他还是我们尊敬的领导人。改革开放以后,每一个人都落架了,不存在绝对正确的精英,也不存在绝对正确的权威,也不存在所谓绝对的明星,谁都可以一夜之间脸掉地上。

所以,只要跟大家平等沟通,跟大家做善意的互动,大家都各自表达,在这个基础上形成共识,建立起新的游戏规则新的社会秩序,我觉得社会就更加健康。以前大家习惯的社会架构是,上面一个伟大人物说一句话——邓小平说一句话,毛主席说一句话——下面说的十句话都在重复这一句。以前我们中国最多时候政工干部有几百万人,都在重复最上面那一句话,这样一直下来,领袖就是这么给扛着的,现在都散了而已。

现在有博客、微博,每个人都是记者,每个人都是媒体,每个人都是通讯社,每个人都是受众。这样一个表达的环境,构筑了我们未来社会一个基本的人际关系的模式,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模式,这样大家就扯平了,我可能说得不是最对的,我今天聊天你可能爱听可能不爱听,但我有我表达的权利,你们觉得愉快就可以,如果不愉快的话,你们可以不听不看,或者在网上找到其他人再表达。

对于我们来说,特别是中国现在年龄偏大的,自以为成功、自以为很火的人一定要打消导师心态、精英心态和领导心态,都要回归到正常的公民的平等人的心态,这样才有意思,你也不生气。否则你觉得我多伟大的人,我为社会着想,你们怎么都不理解我?凭什么都理解你?你又没付广告费。

所以唱,首先唱法要各式各样,同时不违法,法律是底线,现在大家要有一个法律概念,你如果诽谤,我就起诉你,这就到了法律的界限。如果不是诽谤,就是聊聊天、调侃、语言调戏,舒服一下,大家开心一下,没必要较真。

沟通时要给足人面子

唱是一种表达方式,不是所有地方都适用的,除了唱,80后还得学会另一种表达方式——沟通。80后的独立个性使得自我意识更强,更加关注自我,甚至有自我崇拜,结果他们在跟其他年龄层的领导沟通的时候经常遇到一些问题。比如说,两个朋友之间如果谁有缺点的话可以直接给他指出来,但给领导说的时候则要顾虑领导的面子,是否让他下不了台。

这种顾虑在人际沟通间普遍存在,沟通的时候要保持顺畅,需要双方都有一定的宽容,这是人之共识,而这种宽容是建立在两个基本前提之上的。

第一个前提是价值观一致或基于某一方面有共同认知。沟通双方一致的价值观可以让交流变得宽容,比如两个人都信同一个宗教,以基督教为例,沟通就很宽容,因为在上帝那里都是一家人。同时,如果双方在某一方面如性格、文化、教育背景、家庭背景、地域背景上差不多,也比较好沟通。

第二个前提就是掌握沟通的技巧,在不同场合用不同方式沟通。在中国,讲究人情面子,给面子的表达和不给面子的沟通,效果大相径庭。什么叫面子?面子是一定要有第三个人存在才有的,两个人之间不存在太大的面子,人越多才要给他面子。研究得再深入些,面子里还有很多中国文化的东西,我们可以通过西方的翻译来佐证一下,西方人翻译面子的意义就是:你的行为使我备感荣幸,你做的一件事,让我有被尊敬、被吹捧的感觉,这就是面子。你给他面子就是要让他有这种感觉。比如说你在人前或背后表扬他,他就有这种感觉,反之,如果你当众批评他,他就感觉面子掉在地上了,颜面无存,心里当然不舒服,其他的话自然也听不进去了。

还有一种技巧就是在沟通时给他一定利益。有时候面子的事就可以拆一点,少要一点,他要点实惠,那就给他点甜头,摸清了他的心理需求才能让沟通更顺利。

这些技巧都很实用,也同样适用于前面提到的指出领导缺点这类比较棘手的问题上。其实这也是许多公司中层经常面对的一种状况,他们是组织当中承上启下的关键,他领导一个战斗团队,这是直接面对执行的,这非常重要;同时,对领导指示的理解与沟通也不容忽视,一旦有不解之处且不能及时与领导沟通,就会扭曲上级的意思,这样布置下去的话,那就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了。很多公司在中层出问题即是如此。

任何人都有沟通的需要,而沟通的顺畅与否,则取决于你在沟通的过程当中能否及时根据他的心理需求找到合适的沟通方法。

脱了衣服才是爷们儿

80后陆续进入工作领域后,发现大大小小的所谓领导都是年富力壮的60后、70后,如果等他们退休,到时自己也老得差不多了,对于整个一代人来说,不是单靠努力就可以逾越的,那该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我在刚硕士毕业参加工作的时候也遇到过。上面的领导基本上都是30后、40后,我们那时候叫做50后,被认为一点戏都没有,他们也是指责我们没有理想,也不能吃苦,又不懂马列主义,又不懂毛泽东思想,什么都不行。当然每个人个性不一样,但我认为自己最大的一个优势是年轻,耗得起。这种自信是我在澡堂里找到的。那时候洗大澡堂,一到大澡堂,我发现我的肌肉比他们好,就找到自信了。后来想起一句话来,我们脱了衣服才是爷们儿,你们岁数大了脱了衣服没法看了。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工作,70后跟80后或者跟90后,都要在职场工作当中找到具体的人生方向,好好努力,至于你是几零后不重要。过去有一句话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摔在沙滩上。现在我遇到很多40后、50后都在感叹自己已经摔在沙滩上,我跟他们说,很简单,想不被摔到沙滩上,你要转变做后浪呀,你把价值观、心态、做事方法调到90后去。你不转,那就只能被后浪推到沙滩上了。

我现在正在往后浪转,不转我就摔到沙滩上了,只有转到后浪,我的未来才有前途,所以人不能甘于做前浪,最后摔在沙滩上。70后如果在前面原地待着,很快就会被摔到沙滩上了,那时候他们就被叫作弱势群体。因此,不能笼统拿一代一代说事。所谓的“某某后”有时候只是一些媒体或者学者没事干,硬是把这事分开说的。

具体到一个人来说,无论在哪里工作,找到自己的人生方向努力奋斗,按照时代发展的脉络和脚步,不要落后就可以了,你在同代人向左向右看就可以了,你只要比他们走得快一点,到最后你年富力强的时候,你会有你的价值,而且会赢得社会的尊重。

历史不会隔过任何一代人

我有一个大哥讲过一句话,“历史不会隔过任何一代人”。什么意思?每一代人都有他们的使命,无论这代人年轻的时候怎么受摧残,怎么被别人看不起,总有一天他们会成为社会的主流,掌握话语权。因此,不管面对60后还是70后,不管他们多么地年富力强,80后都应该坚信:我很牛叉。

不错,每一代人都很牛叉,只是没到时间,等到80后四五十岁的时候,这个世界就是你们的了,你们就牛叉了。你现在刚入社会,上边的人没有走呢,你想牛叉你也牛叉不了啊。所以你就被人说,那你就听着,等到将来你能说别人的时候,你又可以骂前面的又可以骂后面的,那个时候你就牛叉了,不过同时也意味着你已步入中老年时代。每个时代老年人虚弱的表现就是压制年轻人,当一个成熟社会开始把年轻人作为主流和主体的时候,这个社会是一个有希望的社会;如果这个社会都是老年人在哀叹、叹息、看不起或批评年轻人的时候,这个社会基本上是没有希望的。

我写了一本书叫《理想丰满》,写了三个人物,其中一个人物是90后的小孩,这个小孩了不起,我跟他讨论了很多问题。作为未来的竞争者,我们必须看未来,看未来首先是从90后、00后身上看未来,我们得知道我们的客户未来是什么样,这很重要,以后可能到他们都语音计算了,我们知道客户是什么样,他们怎么生活,我们需要给他们提供什么东西,所以我们的工作必须关注未来的主流客户。而今天的80后都不小了,都30了,有的也接近30了,90后都出来混了,都20了,这两代人都不小了。所以我觉得80后、90后甚至世纪婴儿是最重要的,是中国未来开放社会的一个支持,一个支撑。

性格是金牌,理想和价值观是王牌

被指责、被批评、处于弱势群体的日子不好熬,80后要等待自己的时代,得给自己找个支撑,最现实的支撑是挣钱,最长远的支撑是理想。

有人这样总结:学历是铜牌,能力是银牌,理想是金牌,人脉是王牌。我觉得学历、能力没什么争议,但人脉不应该是王牌。什么是王牌,最强最有把握的才能称得上王牌,你最有把握的不能放在别人身上,只有自己的东西才最能把控住。所以,我觉得理想和价值观才是王牌。

为什么理想和价值观是王牌?南辕北辙的故事大家都知道,方向不对,再有把握也达不到目的地。理想就是方向,价值观是判断方向是否正确的。只要方向正确,走到哪儿是偶然的,但肯定在起点与终点之间。马云是杭州师院毕业的,微软的盖茨是大学没毕业的,还有一些高中、初中都没有读完的,学历是什么?所以学历这些能看得见的都是铜牌,王牌一定是有价值观、有理想、有志向,你才能去奋斗,至于走到哪里不重要,你考不上北大可以考杭州师院,这只是人生的一个阶段。所以理想不是金牌,而是王牌。

那什么是金牌?性格是金牌。你的性格非常重要,有些人的性格很妨碍他成功。20世纪中国科技大学有很多少年班,就是所谓的神童班,后来这些人有成就的很少。为什么成功率这么低?都跟个性有关系,因为沟通能力、表达能力,这个人性格是不是善于跟人表达和沟通,这些都会影响你的成功,一个人生存在一个群体里是不是被欢迎这很重要,你的性格特别各色,老是弄一些事让人都不喜欢你,你想成功几乎没有可能,你读书再好也不行。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热点励志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