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视频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励志视频网 首页 励志文章 精品文章 查看内容

TED:思想的力量能够改变世界

2017-10-16 21:06| 发布者: message888| 查看: 453| 评论: 0

TED从每年1000人的俱乐部变成了一个每天10万人流连的社区。为了继续扩大网站的影响力,TED还加入了社交网络的功能,以连接一切“有志改变世界的人”。 

 

  吉尔·波特·泰勒(JillBolteTaylor)捧着一个真人大脑走上了TED讲台,开始讲述发生在19 96年冬天的那个故事。 

 

  那天早晨,她醒来时发现自己中风了。作为一名神经学教授,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左脑血管破裂,造成大量出血 。随后的4个小时里,她的左脑完全失去处理信息的能力,不能说话、行走和思考。但她清楚记得,意识与感觉之间激烈的交锋,身体逐渐失去与周围世界的界限,那是一种奇妙的濒死体验。 

 

  当然,她没有死。经过10年努力,吉尔·泰勒奇迹般地康复了。从此她将自己的大脑当做了重点研究对象——有几个脑神经学家的大脑,有机会这样从生到死,又死而复生地走一遭? 

 

  这个神奇的女人很能代表TED选择演讲者的标准——“非比寻常”。克林顿、戈尔、比尔·盖茨、拉里·佩奇、谢 尔盖·布林都在TED做过演讲,他们当然都是“非比寻常”的人物,但TED讲台上最有趣的人不是他们,而是欧洲大型强子对撞机的设计者,从土星归来的行星科学家,神奇的数学魔术师,一生致力于研究爱情发生机制的脑神经科学家,在一滴海水中发现数百万新物种的生物学家,孤身滑雪到北极的年轻探险家,跑到洛杉矶要拍严肃电影的硅谷亿万富翁,辗转在地震、 战争、艾滋病蔓延的地方为无家可归者造房子、建诊所的建筑师…… 

 

  这些人的“非比寻常”之处不仅在于思想学识、个性风度,更在于他们各有一段不寻常的旅程和故事,未必像吉尔· 泰勒那般惊心动魄,但或者妙趣横生,或者感人至深,各有动人之处。在18分钟时间里,把自己思考了一辈子的问题说清楚 ,还要说得有趣,给听者不仅心智上的启发,还要情感上的刺激,绝不简单。我印象最深的是非洲作家克里斯·阿巴尼,那么 大块头的一个黑人,一开口却让人如此心折,恨不得立刻去读他的书。他出生于尼日利亚,16岁写出第一本小说,曾因参加学生运动数度入狱,数次面对死刑。他批评西方在非洲叙事上的片面性,认为非洲作家应该用自己的诗歌和叙事寻找非洲的“ 心”,以理智、以头脑对待非洲的问题,而不只是伤痕累累的悲情控诉。他强调故事的重要性,说:“我们知道我们是谁,不是通过新闻,而是通过故事,通过小说、电影、杂志和流行文化,这些激发我们想象的东西才真正塑造了我们。” 

 

  “我的心愿是,把地球上最有趣的一群人聚在一起,让他们的思想互相撞击,彼此呼应,再生长出新的的生命来。”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TED的现任主人克里斯·安德森(ChrisAnderson)说,“我相信,思想的力量能够改变世界。” 

 

TED:思想的力量能够改变世界

  很多人会把他与《连线》的主编混为一个人。其实他是英国人,1957年出生于巴基斯坦的一个乡村。父母是传教士,也在当地行医,他的童年基本上在印度、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度过。1978年,他从牛津大学哲学系毕业,在一家报社当科学记者,7年后以1万英镑起家,自己办杂志,逐渐发展成英国最庞大的计算机出版集团(FuturePublishi ng),旗下拥有100多本杂志,资产估计10亿美元。 

 

  2000年纳斯达克股灾,半年裁掉1000员工之后,他第一次感到商场的空虚和无常:“我觉得自己的额头写着‘废物’二字,我怎么能让个人的幸福与钱捆得这么紧?” 

 

  他开始阅读,希望从中找到一些持久的价值。《枪、细菌和钢铁》、《自私的基因》、《How the Mind Works》、《宇宙的生命》……这些书给他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就在他拼命赚钱的这些年,世界的每个领域都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革,人类学、心理学、信息科学、生物学,而他竟一无所知。 

 

  最令人兴奋的是,所有的变化都是联系着的,一切知识都不是孤立的。每一个问题,都可以往许多个不同的方向去寻找答案。比如幸福,这是宗教问题、文学问题、心理学问题,也是基因问题、生物化学问题、计算问题、地缘政治问题。就像一个巨大的棱镜,每个领域都是一块碎片,提供了一种不同的看待世界的视角。这些思想,竟然不被大部分人所理解,多么可惜。 

 

  所以,当他几经周折从古怪的老设计师理查德·威曼手中买下TED之后,排除众议,把这个技术性的聚会改造成了一个十分开放和多元化的大会。他邀请的演讲者从原先的技术、娱乐、设计三个领域扩展到了各行各业,科学家、哲学家、艺术家、探险家、心理学家、语言学家、宗教领袖、音乐家、慈善家…… 

 

  正如他所说,一切知识都是联系的。也许政治家戈尔关于全球变暖的理论并不能让你完全信服,但坐下来听听保罗· 史塔曼兹谈论蘑菇,你看待环境问题的眼光将会从此不同。这个留着一脸大胡子的真菌学家在30年的时间里,抱着崇敬的态度,对真菌的生命形态做了非常详细的研究,它们不仅是地球生态的救星,而且能拯救粮食危机。硅谷著名的风险投资商约翰 ·杜尔谈到环境问题时几乎落泪,他预言绿色科技将是21世纪最大的商机,但他并不肯定,一切是否已经太迟。加拿大摄影师爱德华·伯汀斯基拍摄的“被工业改变的风景”让人惊骇绝望。“地球行走者”约翰·弗兰西斯长达17年的沉默带来救赎的希望。这位黑人老兄的故事很有趣,他从27岁那年目睹一场石油泄露的惨剧之后,从此拒绝一切机动交通工具,17年的时间里没有开口说一句话,背了一把五弦琴,沿着密西西比河一路弹一路走,从北到南,走遍了整个美洲大陆。每路过一个城 市,他一边实地考察当地的环境问题,一边借用大学图书馆,旁听游学,陆续拿了硕士和博士学位,还鼓励当地人放弃石油, 不是以语言,而是以沉默。直到1990年地球日的20周年纪念日,他才开口说明“沉默”的含义——“我们必须学会倾听彼此,因为我们就是环境。” 

 

  很多人被TED吸引,大概就是为了这样一种“非比寻常”的感觉——一年,一个月,或者一天中,抽出一点时间, 跳出日常生活的营营,抓住一个心智上被启发、精神上重新充电的机会,以一种更丰富的方式理解生活。更重要的是,退一步、想一想,自己所做的事情如何与更广阔世界里的知识发生联系? 

 

  有时候,一些问题会让人觉得过于敬畏,比如我们是谁?生命是什么?邪恶是什么?上帝存在吗?还有一些话题会过于沉重,比如艾滋病、贫困、战争。但对克里斯·安德森来说,这些都不是可以回避的问题。 

 

  “我相信,媒体、技术、经济的全球化正在创造人与人之间一种更大程度的同情与共感。在50年的时间跨度里,关于全世界共同面对的问题和机会,我们每个人都会有更好的理解。”他说,“我永远记得艾梅·马林斯(Aimee Mull ins)(残奥会短跑冠军,模特、演员)TED演讲时的一个动作——那么美的一个女人,那样优雅地卷起裤子,卸下一条腿。那个动作给了我,还有那些观众,一种极其异样的感觉——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其实,在这么一个愤世嫉俗的时代里,他这么严肃地呼吁“用思想的力量改变世界”,居然没有做作和不自然的感觉 ,何尝不是一个奇迹? 

 

  TED的口号是“传播一切值得传播的思想”,其中不难看出对媒体的责怪之意。由于媒体过于关注战争和绯闻,以致“思想”没有得到足够的传播空间。克里斯·安德森最初的想法是把这些演讲内容做成一档电视节目,但没有一个电视网对这些内容感兴趣,BBC的回复是“太知性”。于是,他决定转向网络。从2006年开始,在宝马公司的赞助下,TED陆续将多年录制的新旧演讲视频传到网上,在CC协议下供人免费观看和下载。虽然这些内容在容量上无法与当年M.I.T. 的免费开放课程相比,但它在网络上引发的对知识和思想的激情却并不逊色。仅仅在TED的官方网站,截至今年6月,已经有150个国家、1500万人观看了5000多万次视频。译言网上有一个“TED中国‘粉丝’团”在自发翻译TED上的演讲内容。 

 

  如果不是向网络开放,TED再精彩,也不过是一个封闭的精英俱乐部,大家关起门来享受思想的乐趣。每年上万人申请参加TED,只有1000人能得到邀请,要求“有好奇心、创造力,思维开放,有改造世界的热情”,还要付得起60 00美元一张的门票。3年前,28岁的麦克斯·拉夫琴(Paypal的创始人)第一次去听TED,先是在会场的星巴克遇见《辛普森一家》的制作人麦特·葛罗宁,出门邂逅“科学怪人”克雷格·文特尔,这位少年得意的技术天才感慨地说:“ TED,到处是比你更聪明的人。” 

 

  TED2008互联网上最有价值的内容,它再次证明了网络也渴求严肃的思想和有意义的故事,而且,这些思想和故事能改变很多事情。 

 

  1111日,英国女作家凯伦·阿姆斯特朗号召全世界的基督徒、穆斯林、佛教徒、无神论者、不可知论者,以网络为平台,共同撰写一部多语言的“仁爱宪章”。这位女作家早年是一名修女,一次赴中东拍摄纪录片的经历使她切身感受到三大宗教之间龃龉和深层联系,它们在本质上同样主张“仁爱”,却在现实中彼此伤害。她希望通过这样一种手段,能促进不同宗教之间的理解,宣扬一种“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世界观。这是她2008年的TED心愿。 

 

  从2005年开始,TED每年都会允诺三个“TED心愿”。三个人被选出来,每人有机会得到10万美元和TE D社群的全力支持,去实现一个改变世界的心愿。今年得以许愿的三个人分别是吉尔·塔特,SETI搜寻外星人计划的首席科学家;西尔维娅·厄尔,极富传奇色彩的海洋女摄影师和探险家;何塞·安东尼奥·阿布瑞,委内瑞拉著名的经济学家,同时也是一位音乐家,他在委内瑞拉倡导和实践“音乐社会运动”,在30多年的时间里用古典音乐教育拯救了数十万生活在贫 穷社会边缘的孩子,他的理想是“从委内瑞拉开始,我们要让全世界每个人都能唱歌跳舞,每个人都爱唱歌跳舞,这个世界会因此而改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